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绝梅苑的博客

独舞纷如雪

 
 
 

日志

 
 

心理咨询中的价值干预问题  

2010-08-13 08:35:22|  分类: 咨询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理咨询中的价值干预问题是一个无法回避而又难以定论的重要问题。它可以具体化为以下三个基本问题:
      (1)价值干预有无必然性。亦即实际的心理咨询中有没有价值干预,或者是否有可能避免价值影响? 
      我们认为在咨询中完全保持中立或无价值是做不到的,或者说不存在完全排除了价值干预的心理咨询。这是因为,第一,制定咨询的终极目标或具体目标本身就带有价值导向的色彩;第二,在咨询过程中,即使咨询者受过再好的训练也无法将自己的价值观完全隐藏起来,必定会在与来访者思想与情感的相互沟通中,以言语或非言语的形式微妙地表达出来。如果非要坚持价值中立,则只能说明持这种观点的人对咨询的认识和体验还不够全面。 
      (2)价值干预有无必要性。亦即实际的心理咨询中,若没有价值干预就无法取得预期的效果吗? 
      以咨询实践中常用的罗杰斯( C.Rogers )的来访者中心疗法和埃利斯(A.Ellis)的理性—情绪疗法(RET)为例,可以发现,这两种方法的共同作用机制之一,是改变来访者的价值观。换句话说,心理咨询要发生效力,必须得有价值干预。又如,行为疗法认为,来访者的各种问题都是通过学习而形成并固定下来,主张通过治疗者设计某些特殊情境和专门程序,使来访者逐步清除其问题行为,并经过新的学习训练形成正常的行为反应,所以该疗法重视对来访者的指导。 
      至于价值干预是否其他咨询和治疗方法(如精神分析疗法)产生效力的必要条件,则是一个值得进一步研究和商榷的问题。 
      (3)价值干预有无伦理上的合理性。亦即咨询者对来访者的价值干预合乎道德吗? 
      价值干预问题的核心是判断价值的标准问题。这就涉及价值标准的绝对性和相对性问题。迄今为止,人们对心理健康标准的看法存在着很大的差异,甚至在心理健康标准的基本取向上也没有公认一致的观点:是注重适应环境的取向,还是强调个体发展的取向;是以心态调整为取向,还是以行为矫正为取向;是认为心理健康只能属于少数精英,还是以社会大众的心理状况作为衡量心理健康的标准。心理咨询领域许多人之所以提倡“价值中立”,实际上也是考虑到在心理健康的评价尺度上难以有绝对的标准。在这种情况下贸然进行价值干预,也就是说咨询者把某个价值选择强加给来访者会承担很大的伦理道德风险。 
      从上面的分析中可以看出,心理咨询中的价值干预既涉及咨询在功能方面的科学问题,又涉及咨询专业在道德规范方面的伦理学问题,两者又存在矛盾。 
      为了进一步弄清这个问题,有必要了解一下国外心理咨询实践中是如何处理价值问题的。以下所列的便是西方(主要是美国)心理咨询实务中处理价值干预问题的若干公认和通行的原则: 
      (1)咨询者应该对自己的价值观有高度的警觉,对咨询中的价值问题有高度的敏感。由于价值干预是一个容易引起道德上的问题的领域,故要求咨询者对价值问题的处理首先要有一种谨慎的态度。这种态度自然就会要求咨询者一方面对自己的价值观有自觉,知道自己对于一些基本的价值现象持有何种倾向。另一方面要对咨询中涉及的价值问题保持敏感,要能够迅速意识到在来访者的某个生活抉择后面,或者某个态度后面所蕴含的价值冲突。只有知道自己的价值取向才有可能在面临价值问题的时候保持警觉,只有敏感于来访者面临的价值选择才会意识到自己的价值观可能对来访者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一条是处理其余问题的前提。 
      (2)承认多元化价值取向存在的权利。但这种承认不是漫无边际的。对于某些在来访者所属文化的主流中属于反社会、或者边缘性的价值取向,咨询者应该保持警觉。Blocher提到一些在现代西方社会中仍有生命力的(即有较多人遵从)价值体系,共有7种:一神论的、道德理性论的、道德绝对论的、功利主义的、道德自我论的、道德直觉论的、追求社会公正的。尽管这些价值体系互相并不一致,但它们都是主流的价值,不能歧视。 
      (3)当涉及价值问题的时候,鼓励咨询者公开、清晰地和来访者讨论,同时不故意地以任何明白或隐晦、直接或间接的方式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来访者。让来访者享有选择和决定的自由。咨询者要明确地向来访者表明哪些是咨询者个人的价值观和倾向,并表明来访者并没有义务要遵从咨询者。但这不意味着当咨询者发现来访者做出一个明显“不好的抉择”时不能有任何举动。在这时咨询者有责任与来访者讨论,向来访者提供其他的替代性选择的可能性,然后把最后决策的权利留给来访者(当然来访者也得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4)咨询者在做价值判断时,必须遵循有相对普遍意义的价值:尊重人的生命,尊重真理,尊重自由和自主,信守诺言和义务,关心弱者、无助者,关心人的成长和发展,关心不让他人遭到损害,关心人的尊严和平等,关心感恩和回报,关心人的自由。 
      (5)小心地处理咨询者的价值与来访者的价值不一致的问题。当咨询者的价值观和来访者的价值观不一致,尤其是两者相反的时候,往往会产生对来访者的负面态度。如果咨询者没有敏感和自觉,就极易妨碍咨询关系。咨询者应该能够迅速察觉价值观差异,并且与来访者做公开的讨论。与此有关的一点是咨询者要经常对自己的价值、信念体系保持自觉。咨询者不是圣人,不会没有自己的偏见,关键是要能够意识到并且承认自己可能有错,可能会错。 
      我国学者江光荣在分析归纳了以上各项原则的基础上概括出西方(主要是美国)心理咨询中价值干预的一条总原则:侧重价值的干预功能,避免价值内容上的干预。认为这样做既有效地避免了直接干预来访者的价值选择权利,又满足了心理咨询中价值干预之必要性和必然性的要求。这一观点是富有启发意义的,值得心理咨询工作者借鉴。 
      所谓价值的功能干预是指咨询者引导来访者把自我探索集中于个人选择与个人的需要之间的关系上,而不是由咨询者根据自己的价值判断来评判一个选择是否有价值,然后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来访者。例如,帮助来访者澄清其价值追求,让来访者意识到自己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帮助来访者明确自己的真实需要是什么;帮助来访者认识其价值观之间是否存在矛盾,认识价值选择和自己的需要之间是否存在矛盾或者不一致之处;让来访者领悟其价值观与行为和情感之间的矛盾及其后果,作出相应的改变,等等。在做这些工作时,尽可能避免价值说教(不向来访者宣讲人应该有什么样的价值追求),也不对来访者的价值观做好坏、正误判断。可以引入别的价值观,比如表白咨询者自己的价值态度,但这种引入目的在于扩大当事人的视野,认识到多种价值选择的可能性,而不应存有直接地或暗示性地迫使其接受某种价值的企图。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